公司歷史/大事記

“玄奘之路”品牌第一次走上戈壁的前5年的2000年,在遙遠的歐洲阿爾卑斯山主峰—勃朗峰下的霞慕尼小鎮,生活在這里的凱瑟琳和米歇爾夫婦,和其他9位朋友,萌生了一個想法:在這座歐洲人的登山圣地周圍,舉辦一場跨越法國、瑞士、意大利三國的無間歇長距離越野跑賽事。

就像追尋玄奘大師的足跡,重走玄奘之路一樣,這也是一個近乎瘋狂的想法,經過3年的籌備,環勃朗峰耐力賽(TheUltra-TrailduMont-Blanc)才正式開賽,日后卻成為世界越野跑者眼中的跑步生涯終極理想。10多年后的2016年,有上萬人在UTMB各個賽道上奔跑,共來自87個國家的隊員和游客10萬多人,聚集在霞慕尼,參加一場世界跑者的狂歡節。

2016年的UTMB賽事期間,發生了另一個標志性的事件,8月25日,比UTMB誕生略晚幾年的行知探索,帶著其精心打造的“深度文化體驗產品的規劃、設計、實施”創新平臺,與UTMB共同簽署了一項長期合作協議,未來將共同致力于推動亞洲越野跑運動,及全域旅行深度開發、周邊產品和服務的跨越式發展。

2015年末,行知探索在新三板掛牌上市時,給報道這則消息的媒體出了個難題,把它放在哪個行業里更合適,怎么貼上一個簡單明了的標簽呢?放在旅游產業里吧,它最為著名的是“玄奘之路商學院戈壁挑戰賽”和“八百流沙極限賽”兩個賽事IP;放在體育產業里吧,他又有明顯的精神向度和文化基因,2006年在印度訪問的前國家主席胡錦濤,還為此接見玄奘之路體驗之旅一行;2014年訪問印度的現任國家主席習近平,把行知探索投資拍攝的高清紀錄片《玄奘之路》,當作國禮送給印度總理。

放在文化創意產業里呢?玄奘之路人群快速增長的群體,卻是為教育和培訓而來,針對企業管理團隊培訓的刀鋒領導力實踐,針對未成年人的“玄奘之路戈壁成人禮”和“戈壁青年遠征軍”,針對創業者的“創業戈壁行”……

說它是教育培訓行業呢?它卻創辦了國內第一家專業的極地旅行機構——“極之美”,從北極到南極,從核動力破冰船到南極大陸徒步,它對旅游的理解又很特殊,人在現場,身心體驗,眼耳鼻舌身意,還得接受天文地理歷史風物的科普教育,從直觀感受到內心波瀾,好像又超越了旅游產業;不僅如此,行知探索還和政府、企業等各類機構合作,主辦和組織各種文化體驗類馬拉松賽事,如敦煌馬拉松、成都雙遺馬拉松、騰沖國際半程馬拉松……在戈友群體里,還生長出很多有影響力的自組織:戈友公益援助基金會、各類商學院戶外俱樂部、戈友會、創業體驗拓展課程等等……從公益、戶外、演講到培訓,把跨界玩到極致。

事實上這個尷尬在行知探索掛牌選擇行業歸屬時,創始人曲向東也曾經糾結過。最后的結果,就是不得不選擇了一個看起來不明不白的行業歸屬——當然,也可能是創新性的行業歸屬——其他服務業。

10年來,行知探索跨界、融合、創新,的確創造了一個涵蓋眾多領域和產品的全新業態,打造獨具特色的文化、體育、旅游融合的產業鏈,形成了一家以深度體驗產品的規劃、設計、實施為核心能力,聚合多種要素的大文化創意平臺。延伸出以“體驗式賽事”、“體驗式學習”、“體驗式旅行”為主體的復合產品體系。

行知探索將用下一個十年,為追求精神向度和美好生活的人們,打造一個戶外全域產業鏈和產品、服務整合生態平臺。這背后發生了什么故事?

尋找意義的快樂

2004年的春節,當時還在央視財經頻道擔任主持人的曲向東,裹著軍大衣在居庸關長城想了一整天:如果繼續下去,是自己想要的生活么?自己的人生還能再燃燒的充分一點么?他得到了一個否定的答案。于是,大年初八上班第一天,他遞交了辭呈。

兩年后,他做了一件事,帶著王石、張維迎、周國平、王小丫等30多位企業家、學者和媒體人士重走玄奘之路,行程上萬里重尋中國精神,在印度受到時任國家主席胡錦濤的接見。從整合央視和贊助商的資源,到眾多好友的親密配合下落地執行,這場活動對曲向東和參與者來說,就像是一個傳奇,足以標記人生某個階段的意義。

但他希望這場活動所引發的思考和行動,不要像流星劃過夜空,燦爛卻瞬間即逝,同年隨之而來的第一屆“玄奘之路商學院戈壁挑戰賽”,正在點燃一場不盡的篝火,當時參與人數還不多的商業精英們,追尋著先賢大師的足跡,從中發現了另一個自己。

他們毫不吝惜地表達自己內心的震撼,和對這場人生仿真游戲的贊美。2016年“戈十一”的新聞發布會上,曲向東又一次回憶當時的場景時感慨:很多事,都是被戈友們推著走到現在的,當時一位戈友對我說——向東,如果你不做這件事了,我們都會很失望的——這句話一直陪著我走到現在。

創業維艱,一個傳奇、一份情懷,都不足以支撐一場眾多人所期待的、長久的意義。2013年,企業家柳傳志走上戈壁,聽曲向東介紹行知探索和玄奘之路所劃過的軌跡。曲當時還頗為得意的對柳說,我們現在走過戈壁的隊員已經有六七千人了,柳傳志很干脆地打斷他說,向東,不要想著六七千人的事兒,你每年能影響個十萬人,才算是個事業吧?

很難想象那一刻曲向東會如何思考、回答這個問題,如果再往前回到2009年,恐怕他連這個對話的機會都沒有。其時行知探索旗下這個最具成長力的品牌,還是不溫不火的小眾活動,公司都快運行不下去了。當時曲借款投拍的大型紀錄片《玄奘之路》,投只收回來不到一半,2009年公司年收入只有600萬元,利潤更是負數,為了維持公司的運營,曲向東甚至把家里的房子都抵押給了銀行。

這些事匯到一起,曲向東不得不開始真正思考創業的問題。這位曾經的央視名嘴,離開央視后還受邀回去主持《大家》欄目,記者這份他鐘愛的職業可以讓他感受到天馬行空的自由,他本身也是個閑不住的人,到普通人難以到達的地方看世界的另一面,對他來說是無法抗拒的誘惑。

創業要將自己交付給員工、公司和一份前景未知的事業,個人的自由貌似并不在其中,在2009年之前,公司的存在只有一個目的,就是用一個合法的組織,把玄奘之路商學院戈壁挑戰賽做下去。曲向東還在想這家公司是否可以交付給一位經理人來打理。但此時公司瀕臨破產的境況,足以讓他認識到,什么才是可以承受的“自由”。

對于一個充滿機會的人,選擇總是伴隨著苦惱甚至焦慮,任何一個“是”的背后,都隱含著無數的“不”,但對于一個心無旁騖的人,他無需選擇,只有希望在前方指引。2009年年中,他做了一個自己人生的重大決定,全心投入到行知探索公司的運營中去,帶領大家去創造一份事業。

彼時已歷經3年的“玄奘之路”并沒有那么火爆,這些“少數派”的“中國精神追尋之旅”,還沒有那么多人加入,但曲向東告訴自己,這就是唯一的選擇,也是唯一的方向。他并不是毫不懷疑,他只是沒有任何資本去懷疑,因此他選擇堅信。

他說:當時我并不知道行知探索是一家什么公司,更說不上是什么商業模式,但既然有那么三五百人認同我、寄期望于我,那就認認真真的做下去吧,至少這件事有意思、也有意義,至少這件事是我們感興趣,也喜歡做的,那我們就把它做深、做透。我堅信做透了一件有意義的事兒,就一定會看到窗外原本看不到的世界。

最重要的是,從此他不再糾結,從此他遠離了糾結帶來的痛苦。這也許不是偶然的。耐克的創始人菲爾·奈特曾經談起自己的創業經歷,他做銷售員時,賣百科全書賣的很痛苦,后來做耐克的跑鞋時,他卻賣的充滿熱情,他反思這二者的差別:“我發現這不是銷售跑鞋,而是銷售我對跑步的信仰。我堅信如果人們每天外出跑上幾公里,世界就會變得更美好。我也堅信這些鞋更適合跑步。”

把信仰同消費結合起來,是商業最高級的秘密,人們在玄奘之路上通過走路的方式,獲取珍貴的精神資源,并且轉化為現實的動力,這是一條信仰自身能量的道路。行知探索的商業探索同樣如此,用不斷創新的方式,幫助用戶感受和獲取這個時代真正稀缺的精神資源。

在9月17日戈友公益援助基金會在上海舉辦的公益沙龍上,曲向東說,真正的快樂,是在精神世界中進發的腳步,每走一步都很艱難,但每一步所帶來的快樂,卻是其他方式無法比擬的——這是行知探索平臺所從事的事業、踐行的準則和獨特的基因。

沒有轉型,只有生長

2009年8月31日,曲向東一直記得那一天,他正式“回到”公司,全心投入公司經營的那一天。他用一種絕地重生的悲壯態度和基調,做了第一個關于公司戰略的PPT。他指著PPT對伙伴們說:教科書告訴我們,制定戰略要研究組織環境,進行環境和自身資源分析,然后提出遠景,設立目標,評估戰略,最后還要評價——這是多么恐怖的一個過程!忘了它吧,我們假設企業是一個生命,想要不斷生長下去,無非就是三個問題:我們是誰?我們想成為誰?我們如何成為它?

在這次戰略會上,行知探索提出了一個復雜的甚至有些費解的“戰略定義”:行知探索是一家文化創意公司,致力于“與行走相關的、有獨立品牌的、可持續的、大型社會活動的、創意實現”。“文化是個筐,什么都往里裝”,曲向東說,不過他又用了一串看起來似乎并不那么具體的描述來限定這個“筐”。“與行走相關”,意味著行知探索的產品起源“玄奘之路”,也是曲向東一直倡導的“在現場”的體驗感;“獨立品牌的”意味著這是一家對品牌有明確追求,致力于自我理念實現的公司;“可持續的”鮮明地標識公司的價值觀,不僅僅是商業可持續,更是要促進文化、生態與人之間的可持續。

“最后是創意實現,這意味著我們的產品是從創意到實現的全流程生產的,無法執行就不是創意,沒有實現就不是創意,在我們公司,單純創意是不值錢的。我到今天也是這么認為的。”曲向東說。

這就是今日行知探索打造“深度文化體驗產品的規劃、設計、實施”創新平臺的1.0版本。

致力于創意實現,必然要求一系列優秀的產品和品牌來收割口碑,這也是行知探索最擅長的事,“產品經理”曲向東帶著大家死磕產品,塑造公司的產品線,立足于EMBA人群,讓剛剛萌生的枝芽長成枝條,實現公司的重生。

“我是典型的摩羯座,一根筋走到底,幾年的PPT架構不變,一套思維悶頭往前走,為什么?生命的生長不能擺脫你的根,不然事兒就做飄了。但只是條根,你也長不大。按照既定的計劃一步步地向前走,然后評估效果,再往前走,不停下來,就一定能看到超乎想象的風景。”曲向東這樣評價自己。

直到2013年,每年的年會,他的確都是用09年這個戰略會的PPT開頭。他總是要回答這三個問題:我們是誰?我們想成為誰?我們如何成為它?但隨著不斷的追問和行走,這三個問題也逐漸清晰起來。

首先是“玄奘之路商學院戈壁挑戰賽”,參與院校和人數越來越多,賽制也日漸規范,戶外長距離賽事中“四天三夜”的賽程,正在生成一個“無與倫比”的賽事運營體系,一個民間自發生長的賽事IP慢慢形成。當然那時還沒有這個概念,曲向東的愿景是要成為“中國最具影響力的心靈勵志品牌”。

其次是高端旅行服務,經過幾次成功及失敗的嘗試之后,2010年,行知探索又創造了“極之美”品牌,從南北極、亞馬遜到加拉帕戈斯,眾多高品質輕探險旅行項目在生長。通過進一步專注和整合,將“南北極”作為攻堅點,進行體系化的延伸,極之美目前已有數十個包括極地探險、自然探秘、人文探索等主題的旅行項目,完成了從“南北極旅行專家”到“輕探險主題旅行專家”再到“環球旅行助理”的業務生長。

第三是參加過戈賽的企業家戈友越來越多,他們希望能帶著家人、同事“組團”到戈壁體驗“玄奘精神”的需求愈發強烈,玄奘之路品牌順勢向外延伸,開展針對企業高管領導力教育和培訓的“刀鋒領導力實踐營”,開展針對青少年的“戈壁成人禮”、“青年遠征軍”等系列活動。行知探索平臺“體驗式賽事”、“體驗式學習”、“體驗式旅行”三大產品體系初步成型。

2010年,行知探索總營收翻了一番,2011年,行知探索總營收又比上年增長了約3倍。

行知元年,從過去穿越未來

2011年開年,已經“有感覺”的曲向東,在行知探索平臺成立5周年時,對公司全體同事做了一番令人意外的演講,他說,2011年將是“行知元年”。當時被同伴取笑道:我們辛辛苦苦干了5年,你都不認賬了,要重新開始?

曲向東說:“我的這個提法,其實是想說,我們總算弄清楚了自己是誰,也知道自己去哪兒了。在2011年以前,我們的任務是活下去,先給大家混口飯吃。但從那時起,我們至少知道,我們應該奔哪兒去了。”

不過這個“我們是誰”的答案,還是有點分裂:體驗式賽事、體驗式學習、體驗式旅行,“花開三朵,各表一枝”。之后的三年,就是如何想方設法把這三朵花放到一個花瓶里去。可是,曲向東的確找不到這么個花瓶。于是有了2015年底,行知探索平臺在新三板掛牌時的那個糾結。曲向東在掛牌公司行業分類表里點選,但是選了文化產業,就不能選擇旅游,選了旅游就不能選擇體育,更不要說教育培訓了。券商甚至直接質疑這樣的糾結——你這是嚴重的主業不清晰。

從2011年開始,這個注定要不斷創新的公司,事實上已經不再糾結自己是什么、該劃歸哪一類行業的問題,而是通過自己的努力,做出一份與眾不同的事業。

2011年后的行知探索,依舊死磕自己的產品體系,不斷優化和生長,體系化是成熟的關鍵詞和標志,賽事IP打造越來越得心應手,賽事本身的運營體系化基本完成,向外延展的行知探索的大賽事體系也逐漸成型;從刀鋒到元領導力,體驗式學習的理念和產品都在體系化;“體驗式旅行”的產品從內里到組織的體系化項目,都是名副其實的業內“專家”。

直到2014年前后,“致力于大型活動的創意實現”的戰略目標已經達成,但這背后,曲向東和伙伴們越來越意識到,大成本的設計和資源投入,固然可以創造一系列引人注目的產品,但商業模式并不盡如人意,也難以覆蓋更廣闊的人群。

對行知探索來說,做一個個項目像是在戈壁里挑一擔擔水,公司和用戶固然都會解渴和快樂開心,但他正在考慮的是另一個問題:這一擔水喝完了,怎么辦?

這一波團隊早晚會挑不動水了,怎么辦?曲向東說:“那時,我們的想法繼續生長,這一次是‘以深度文化體驗產品的規劃、設計、實施為核心能力的文、體、旅創新平臺’,我們既是這樣,也想更好的成為這樣。”這場生長,和“行知元年”的那場突破同樣重要,它意味著行知探索正在從過去穿越到未來。

此后,行知探索開始拓展和布局,它從創造一系列產品、品牌的創新模式,生長成為平臺化創新的模式。

首先是B2B領域“戶外全域旅游產業鏈整合服務商”。行知探索和戈友企業合作,在甘肅、青海、新疆、云南、四川、福建等多地設立合作子公司,深度研究當地的文化、旅游資源,提出頂層設計和規劃策劃、品牌推廣項目的策劃和執行、進而對全域旅游資源進行投資管理運營的三層全產業鏈整合服務。

這個坐標系的橫軸是戶外全域旅游全產業鏈,用于研發和開放全新的入口,縱軸則是行知探索旗下強勢品牌的深度介入和導入流量,橫軸和縱軸的交叉,迅速形成網絡。兩個標志性的案例是:2014年開始策劃實施的“中國遠征軍之路”,推出第二年就成為中國十大體育旅游精品路線,并以之為核心,積極配合當地政府通過PPP的模式推動高黎貢山登山步道建設;2015年開始的“成都雙遺馬拉松”,第二年就成為西部規模最大的馬拉松賽事,參與人數超過3萬人,成都公司也因此成為當地體育產業的標桿企業。

以“玄奘之路商學院戈壁挑戰賽”、“八百流沙極限賽”、今年與UTMB合作的UTMBAISA正在選址的賽事,這3個賽事IP為核心,數十個馬拉松及戶外長距離耐力賽和徒步穿越組成的賽事體系為骨架,一個國內戶外全域旅游平臺正在形成,行知探索的用戶群從戶外大神級的隊員,到社會中堅力量的精英階層,再到引燃大眾參與的激情,正在呈現幾何級數的增長。截止本刊出版前,由行知探索主辦的另兩大高級別的國際性極限賽事——云南高黎貢山超級越野賽及武夷山國際越野賽也圓滿落幕,獲得了戶外跑圈的一致贊譽。

其次是“戶外體驗經濟國際化融合創新平臺”。作為國內領先的戶外“賽事基礎服務及運營商”,行知探索的體系化、專業化賽事運營體系,正在利用自身優勢,主動尋求與海外戶外合作伙伴的理念互動和深度合作。

據行知探索研究院金豆豆介紹,與UTMB的戰略合作,也是行知探索戶外體驗經濟國際化融合創新的一大嘗試,將國外高水平的戶外越野賽事“引進來”,不僅會帶來國外高水平的賽事規劃、運營的方法、系統和理念,吸引眾多海外客源,更加可以深度拓展和推動賽事駐地全域旅游的國際化深度和進程,提高全域旅游整體開發的附加值。

對于行知探索來說,“引進來”的還不止賽事,還有海外越野賽領域的知名高手,比如美國知名越野賽事“硬石100”的創始人加蘭德,今年已經是第二次擔任“玄奘之路八百流沙極限賽”的賽事總監。英國利物浦大學博士、越野賽“大神級”跑者李怕沙,已經受聘為行知探索研究總監。他9月21日入境時,持中關村管委會出局的證明,拿到了“公安部支持北京創新發展出入境政策措施”在中關村試點實施以來的,首個“外籍人才特別落地簽證”。

金豆豆說:“行知探索對于戶外體驗經濟的基本理念,一開始就是與國際化接軌的,這也是行知探索國際化方面的基礎,在文化背景差異、對戶外運動的不同理解以及賽事運營方式的對接與融合方面,外籍員工的進入,將會起到非常積極的作用。”

不僅是“引進來”,國際化必然也要“走出去”,目前行知探索也在境外賽事的創新營銷方面,做出積極的探索。與UTMB的合作中,也包含在國內進行中文社交媒體等不同渠道推廣、營銷UTMB賽事,為中國籍參賽隊員趕赴提供報名、旅行等全方位的參賽服務。與UTMB賽事駐地霞慕尼全域旅游的中國區創新營銷合作已經簽訂協議。

未來行知探索將努力打造海外賽事產品的中國區服務平臺,搭建產品網絡,為中國跑者服務,更謀求將中國的知名賽事向境外推廣。

第三是打造B2C的“中產階級運動健康生活服務平臺”,從戈友到“極友”,再到馬拉松的跑友,迅速膨脹的用戶群一定會伴隨著需求的爆發,行知探索面向的另一個生長極,同樣依托戈友企業和合作伙伴,針對對健康人生、美好生活和精神向度有立體追求的用戶,通過社交、電商和第三方植入的方式,將全方位整合優質的健康、運動、生活產品和服務。

作為融合眾多以EMBA為樣板的“高凈值人群”及優質產品和服務的平臺,行知探索與合作伙伴之間在產品和精神上的融合方面,有著天然的優勢。2016年“戈十一”新聞發布會時,曲向東特意將曾經合作過的企業和品牌放在演講PPT里,包括汽車、賽事保障、運動食品、運動裝備、電子產品、保險、出國、運動康復等眾多領域,商業回報與精神相契帶來的,是對生命能量的共同信仰。

從戈一開始就與戈壁挑戰賽密不可分的戰略合作伙伴——紅牛,“你的能量超乎你想象”十年相隨,激勵戈友勇往直前,依靠的同樣不只是商業回報,而是精神相契,共同追求成為紅牛與玄奘之路的堅實紐帶;與全球專業級SUV領導者Jeep之間的這場碰撞,被譽為“情懷對情懷,專業對專業,傳奇對傳奇”——去到從未踏足過的土地,體驗從未體驗過的人生,成就全新的自己和他人,深度激發創業、生活的專業精神。幾乎每一個賽事合作伙伴都和紅牛與Jeep一樣,不僅僅是一個單純的商業贊助,而是將企業的文化、品牌的情懷、團隊的鍛造一股腦交給了玄奘之路。正如曲向東在許多場合強調的一樣,這條路,絕對是在大家的共同加持下,才一步步走過來的。

對商業文明、人文精神的影響和重塑,讓人在惡劣的環境中體驗理想、行動、堅持和超越的價值,是行知探索與眾多合作伙伴所倡導的品牌理念深度共鳴,這場化學反應,必然將在未來發生更加深刻的變化。

對行知探索來說,與追尋中國精神和美好生活的第一個10萬人、第二個10萬人,第三個10萬人……一起走上這條行知之路,已不再是一個遙遠的目標。十年行知,未來已來。

7码2期倍投计划